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网址:http://www.daqinzx.com
网站:快乐彩票

扒一扒美国车的1980年代石油危机下那些蹩脚的设

Source:adminAuthor:阿诚 Addtime:2019/01/17 Click:

  不同时代,不同经济环境,不同习俗,也就造就了不同的汽车设计风格。也正是由于美国油价的低廉,让美国车在很长一段时期都只注重宽大的空间,强劲的动力。而电影文化的蓬勃发展,也感染到汽车设计师的灵感来源,当然也离不开电影明星随心所欲的畅想,同时那个年代也恰逢美国在航空航天方面的大力发展,不仅影响了车身设计,也造就了多种多样的汽车赛事。可惜,就目前汽车发展的趋势,汽车造型很难再有那个时候的天马行空了。 我觉得CAFE的影响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消除。美国品牌还是善于设计大型车和皮卡,就像是GM体系中GMC皮卡是最好的产品,福特体系中F-150是最好的产品。而在小型车方面雪佛兰的小车其实大多来自欧宝体系,福特小车也来自欧洲福特,而且这些小车在家族中的地位都不高。由此也造成了今天的中国市场上,美系小车的话语权非常小(除了赛欧能够出现在前十名当中,其他以自主和日系为主)。 1973年的石油危机对于汽车产业影响深远,在一些主流量产车里,最直接的改变就是排量巨减,在其后一、二十年里,设计师的创意以及消费者们的审美似乎都集体“停滞”了,直到进入九十年代中后期才有所改变。对美国车而言,如今的美式风格也变得难界定,汽车产业在“视觉系统”上已经不像往日那样因地域而泾渭分明,有点遗憾,但这或许就是历史的必然吧。 1973年10月,第四次中东战争(10月6日-26日)爆发,以色列与叙利亚和埃及开战。由于美国支持以色列,而以阿拉伯国家为主的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支持叙利亚和埃及,OPEC决定从10月20日开始,对包括美国在内的6个国家实施石油禁运,一下子美国就炸了锅。 首先是“油荒”。所有加油站都排起长队,很多工厂也因为没有石油被迫关门。美国政府不得不宣布全国处于“紧急状态”,并采取一系列节省石油和电力的措施,不仅给人们生活带来巨大的不便,也给大家的心理制造了恐慌。其次是油价上涨。OPEC不仅宣布禁运,还同时减产,到了12月份,油价从战争前的3美元提高到11.6美元,几乎是4倍。还有工业损失,从1973年10月到1974年5月禁运期间,美国工业因此下降14%,整体经济增长率为-1.75%,美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“疼痛”。 我想起了有一次采访捷豹的设计总监严凯伦先生,有位同行问他:个人感觉,现在的汽车设计还不如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时候,那个年代的工业设计,特别是汽车造型天马行空,极富想象力,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? 二战后的很长时间,美国品牌一直擅长做大车,发动机也是V8为主流,而1970年代,石油危机带来了一场很不情愿的变革。 痛定思痛,石油危机结束后,美国政府决定要从几个方面来调整国家的能源战略,以防类似危机再次发生。首先是增加石油储备(提高到可供全国使用99天的水平),其次就是节能减排,大尺寸V8汽车确实很爽,但在国家战略面前,不得不让路。第一部《(汽车)企业平均油耗核算办法》(Corporate average fuel economy法案,简称CAFE)于1975年通过(详见附表),这个法案强制规定了各家汽车企业逐年的平均油耗,必须下降,没有商量。 而对于企业来说,这个法规相当于一个不小的灾难——本来已经非常完善的产品规划,两三年时间里,所有推倒重来,而且尺寸都要缩减,油耗都要降低,就像一个多年的胖子,突然要短时间内强制减肥,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。因此可以肯定的是,这次CAFE法规的执行,对汽车工业来说是极其不健康的,各种赶工期,于是才有了那个时期,各种蹩脚的设计。对于一些我喜欢的车型,例如福特野马,在了解这段历史之前就一直不理解,为什么1970年代末的野马设计师突然脑残了呢?这样的设计,领导如何能拍板呢?现在终于清楚了。 1970年代末,美国汽车设计突然画风一转,那些曾经宽大修长的美国轿车,瞬间变得小巧起来。通用的雪佛兰科迈罗凯迪拉克Eldorado以及福特野马等车型,尺寸都比过去小了很多,设计风格也被简化。但不得不说,这些车都比较丑,不仅缺少前辈那些大尺寸车型的霸气和风度,也不及欧洲和日本的小车比例和谐,而造成这些蹩脚设计的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美国1975年颁布的CAFE法案,之所以会有这个法案,就要提到1973年中东战争和由此带来的石油禁运。 大师是这样回答的:我本人很欣赏50到80年代的设计,的确也有追随一些那个年代的大师,并从他们身上吸取了很多灵感,这些人确实都是设计上的天才,但那个时候的他们确实不像现在有太多的限制。当代的汽车设计面临很多限制因素,比如汽车碰撞的要求、安全法规的要求、空气动力学的要求,大量的限制因素限制了设计师的发挥。其实在工业设计领域,现在也有许多工业设计师试图转向汽车设计行业,但是转型非常艰难,因为汽车比世界上任何产品的设计都要复杂。除了前面说的各种限制因素,还因为车辆是动态的,而大多数工业设计,包括建筑设计则都是静态的。 注:这些油耗指标现在看不算高,但在40年前,并没有那么多先进技术,实现起来还是有难度的。需要注意的是,这些指标并不是直接对于车企的要求,而是还有一个加权的算法,与表格中的数值很接近,大家有个大致了解即可。 不少评论认为五、六十年代是美国车的黄金年代,那时候的车宽大夸张如飞船,好像你开着它就能登月了,现在回首看来,那时候的美国车的确有风格,但也的确脱离了汽车作为交通工具的初衷。 话说二战过后,美国经济蒸蒸日上,科技与文化欣欣向荣。而汽车设计,是整个社会状态的最直接的反映。所以1950和1960年代美国车的设计威武、宽敞、雄心勃勃,而且由于美苏的航天争霸,火箭尾的设计也成为一股风潮。例如凯迪拉克1960年代DeVille Coupe(俗称大火箭),这款车长度接近6米,只有两个车门,动力采用V8发动机。以此为代表的美国车正处于巅峰时期,殊不知一场危机也埋下伏笔。2018年宝马i3, 我想,每个汽车企业和设计师都不想遇到类似美国的危机,因为实在是痛苦不堪,而一旦这样的危机到来,每个人又都是那么无能为力。希望我们赶上一个好的大时代,起码到目前为止,还不错。 中国今天和当年的美国有些相像,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,2017年原油进口量突破4亿吨,人均GDP为8800美元(美国1973年为6741美元,不含贴现)。不过中国早已认识到了节能减排的重要性和战略意义,已经颁布非常严格的中国CAFE法规,加上新能源车双积分策略,可以说已经把潜在危机减少到最低程度。 本来1945-1955的十年间,美国的石油是可以自给自足的,但随着汽车数量的增长以及中东成本极低的石油(从中东开采后运到美国,依然比美国本土开采的石油便宜),美国开始关闭国内的油田,转而大量进口中东石油,到1973年,美国进口石油量达到约22亿桶/年(约合3.2亿吨左右)。